张若虚被赞为“孤篇压全唐”,它究竟是如何走向神坛的?

摘抄百科文史百科

张若虚被赞为“孤篇压全唐”,它究竟是如何走向神坛的?

更新时间:11-26 16:40魔痕围观:
张若虚被赞为“孤篇压全唐”,它究竟是如何走向神坛的?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四百多年前的某个深夜,当这两句从未见过的唐诗跳进诗学家胡应麟的眼眸时,这个明万历举人胡子一翘,一拍大腿,“唰”地一声,就从躺椅上跃起,一个健步奔向书案的油灯下。他瞪大眼睛,再一次浑身颤抖地吟诵起来。 春,江,花,月,夜——天地之间五个最美意象霎时从故纸堆里发出光芒,扑进了他的眼帘。

这个年过半百的举人当时正赋闲在家,没事找事地编写一部历代诗选《诗薮》,意图搜罗有史以来的诗文珍品。《诗薮》,《诗薮》,“薮”不就与“搜”同义嘛。

“乖乖,这么牛的一首诗,怎样就被抛弃到历史的黑屋子里呢?这不是明珠暗投吗?”胡应麟边激动地来回踱步,边喃喃自语,“要不是我在宋人郭茂倩的《乐府诗集》看到了它,还不知道它要委屈多少年呢。”

胡应麟激动骄傲得有理。因为正是从他编纂的《诗薮》开头,这首天才之作才被人发现,才开头被滚成了一个巨大的雪球,直至被推唐诗的巅峰。

而此时离这首伟大唐诗的诞生,差不多已经过去了一千年十个世纪的时光。

“好了,有了这首《春江花月夜》,我的《诗薮》可以完满收官了。”情感平静下来后,胡应麟恭敬地把那本刊载如此宝贝的《乐府诗集》供奉到书案上,叫上书童推开后花园的朱门,似乎真的发现此夜的月光确与往日不一样,它那如金似火的光辉照在春花新叶上,正是千年之前张若虚叩问过的那轮青春的月亮。

由于这部伟大的唐诗差点失传,因而他的作者也差点被埋没。甚至又几百年过去了,我们的考据学家也只能大致地告诉你:诗人名叫张若虚,大约生活的初唐开元年间。开元盛世后,官场失意的诗人回到了家乡扬州。一天春夜,他独步长江之畔。至正逢百花盛开,明月高照,一江春水滚滚东去。浑蒙如初的大自然壮景触动了诗人的万千思绪,奔腾的诗情。

好像有如神助,春,江,花,月,夜这五个美如少年的诗文意象,花团锦簇地涌出天际,在诗人的笔下恣肆汪洋地喷发了出来。

《春江花月夜》横空出世后,它那特立独行的诗文姿态早已超越了诗文的范畴。即使是关于他那人月关系不甚理解,甚至都没有读懂这首诗,也丝毫不影响无数的诗文爱好者为他疯狂打call。

张若虚从诗文的角度对中国 “天—人”观念的哲学建构,实在有着有十分重大的意义。以至于,苏东坡那首脍炙人口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就明显携带着从《春江花月夜》继承过来的基因。正是因为如此,《春江花月夜》在中国诗文发展史上所起的作用,就远远不是一首杰作那么精选。

所以,清人王闿运《湘绮楼论唐诗》云:“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用《西洲》格调,孤篇横绝,竟为大家。”所以闻一多先生也在《宫体诗的自赎》中点赞道:在神奇的永恒面前,作者只有错愕,没有恐惧,只有憧憬,没有悲伤……有限与无限,有情与无情——诗人与永恒猝然相遇……全诗犹如一次神秘而又亲切的晤谈,有的是强烈的宇宙意识,被宇宙意识升华过的恋爱,又由恋爱辐射出来的同情心。这是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

诗中那热烈而饱满的气象,顿时让天地通透,万象清澈,也使初唐的诗坛大放异彩。

后来,《春江花月夜》被赞誉为“孤篇压全唐”。

在唐诗的海洋里大放异彩的《春江花月夜》更像是一个意外,是唐诗大秀场上的一个意外,一个孤立的高峰。我想这意外,大概是指这首长诗所表现的内容与表述的方式在中国诗文史上几乎空前绝后,从诗经到新诗都难以找得到与它相像的作品。说他孤立,因为它确确实实是孤零零地屹立在中国诗文的历史长河上,前后都不见同类。

看了张若虚被赞为“孤篇压全唐”,它究竟是如何走向神坛的?猜你喜欢

盘点有关兰陵王的历史事件 北齐战神兰陵王高长恭

唐代最知名的爱国诗人 李白为什么是诗仙

八百里加急有多急? 揭秘唐朝三千里外军情速递

朱元璋为什么设立锦衣卫?斩杀功臣的御用工具

古今奇案之窦娥冤的故事

标签:诗人的诗人历史的的历史官场失意的诗人

标题:张若虚被赞为“孤篇压全唐”,它究竟是如何走向神坛的?

链接:http://m.yntngl.com/baike/wsbk/786093.html

文史百科相关